法眼看天下

章樑律师︱对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的几个观点

 二维码
作者:章樑


问题一:1.决议无效或决议不成立诉讼,是否适用诉讼时效、除斥期间的规定?或者是否有合理期限之说?例如甲公司(1000万注册资本,股东为A和B)在未召开股东会的情况下由大股东A编造了增资决议,引进了外部投资人C(2000万)。1年后C将股权给豪不知情的D;同时,A把自己和B的股权(A伪造B签名)转让给E,E很快又把股权转让给豪不知情的F;在这些动作都完成了后的3年之后,B查询工商登记资料,才发现增资以及自己股权被转让。另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公司每年召开一次股东会。如果不适用时效或期间,B的权利怎么救济?

这个问题呢我讲几点吧。

第一个就是对这个问题本身来讲,就这个决议,到底是属于无效还是不成立?要不要适用时效或者除斥期间的问题,我觉得呢,从司法解释四它这个草案的立法过程上来讲,最早对于虚构股东会决议这种情形,最早的几稿里面都是作为无效来处理的,到了16年的时候,这个稿件开始把它作为决议不存在,就是日本的说法。最后的定稿,才把它定义为是决议不成立。从它这个过程来讲,我觉得实际上法院在起草过程当中一直是把它作为无效相类似这种情形来处理。对于无效来讲,实践当中对合同无效不适用诉讼时效,实践上这样来讲的,而且最高法院当时有个对于无效的诉讼时效解释征求意见里面它是这样来讲的,对无效本身不适用无效,对于因无效产生的这个请求权还是适用诉讼时效的。我的观点也是这种主流的观点。我认为,对于这个问题的具体情形,实际上它是一种决议不成立的行为,对于它本身来讲不应当适用诉讼时效或者除斥期间来进行限制。由它产生的一些请求权还是应当按照诉讼时效的规定来加以调整。

刚才前面两个律师讲到了就是对于股东B来讲,因为工商进行了相应的变更,工商的变更对他应该产生效力,他这个股权是拿不回来,我是不太赞同这种观点。因为商事外观主义来讲主要保护的还是相对人,就是对不特定第三人这种。就是“外人”你可以跟据商事外观来主张你这个权利应当受到保护,因为公司的登记对“外人”来讲它具有公示效力的,但是对于股东内部来讲,还是应当根据公司内部人的这个规则来处理。到底你是不是享有股权,还是应当根据公司内部的股东名册或者出资、出资证明书或者章程或者决议里面的具体内容来决定他们之间的这个权属的确定。

对于这些第三方到底有没有善意取得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善意取得,关键在于你(是不是)明知或者应知,这些问题。对于增资也好或者股权转让也好,原来的股东对增资他享有的是,按出资比例(如果没有特殊约定的话)享有相应的增资的权利,他如果放弃的话,我觉得作为新加进去的股东的话,他应该对原有股东的这个意思表示他有所确认,而不是仅凭着一份别人拿过来的上面签了字,你也不确认这个签字到底真实不真实的情况下。这种情况我觉得认定它有善意其实很难,因为它没有尽到他的审慎审查的义务,这个作为一个交易人来讲,我觉得他是应当要去审查的。对股权转让那就更加了,这权利人把这个股权处分掉,说卖给你,他并没有出现,这时候你凭什么说你是已经尽到了善意的这个义务。

问题二:2.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就能否查阅原始凭证,由于争议较大,最后的正式文本也没有明确是否可以查阅原始凭证。司法实践(21个案例:14(支持):3(不支持):4(看情况))。《公司法》第32条第二款规定可以查阅“账簿”,《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第二款“股东……怠于履行职责,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连带责任……”。股东到底能不能查阅原始凭证?

这个东西,我可能跟大家观点有点不一样。实践当中呢,我觉得查阅基本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而且不少的地方法院的规范性文件就明确规定是可以查到原始凭证这一级的。按照法律本身来讲,我觉得这个全部查到原始凭证是跟立法本来的目的是不一致的。我们要知道就是现在的公司运营,实际上股东所有权和公司的经营权是分离的。你保证股东的所有权的情况下,也不能完全穿透到经营的各个方方面面。从公司法的规定来看,公司法本身对于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这个股东知情权的保护是有差别的。有限责任公司,它规定了可以查阅这个财务账簿,股份有限公司没有这个权利。而且呢,对于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知情权的范围这个保护的力度公司法规定是不一样的。对于其他几种知情权的范围,它明确规定可以查阅、复制。对于公司账簿,它明确规定了相应的程序,你要向公司书面提出申请,说明目的,公司如果认为你有不正当目的的话它可以拒绝,这时候你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也就是说在公司财务账簿或者涉及到那个原始凭证这一级的话,法律的保护力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从会计法上来讲,会计凭证和会计账簿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虽然他们是有关联的,就是说你会计账簿是基于会计凭证所产生的,你要基于会计凭证的真实性进行审核之后,在会计账簿当中你要记录凭证的日期、编号、业务内容的摘录、金额和有关资料,这一点呢在财政部关于会计的这个操作规范当中都是明确的。

我们注意到这个问题,就是法律规定你这个财务账簿、财务资料,他是推定你是真实的,在没有相关证据情况下,法律保证你查到财务账簿一级,它就认为你能真实地反映出来这个财务情况,如果你要穿透它,查到原始凭证就是最基础的一个东西,你必需要有基础的证据来证明,就是账簿和凭证之间不一致。这时候我觉得这个法院可以考虑给你看,如果没有相关的这个基础证据的话,你要直接查,我觉得是缺乏这个法律依据的,实际上如果穿透的话也不是公司法上知情权保护的问题,这是两个法律关系的问题我是这样认为的。这个保护呢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在公司章程当中你约定,到底你能查到哪个?有了约定反正法律也是保护的,你有约定从约定。

对于查阅方式的问题,刚才大家都讲了,如果是查,因为现实当中基本上是支持查的是大多数,查的情况你到底包不包括摘录和复制。那我的观点就是复制是绝对不可以,是因为公司法就明确规定没有复制这个权利,因为前面的这些知情权权,他明确规定是有复制权的,对公司账簿它没有规定复制权,所以你不能扩大到复制这一步,但是摘录我觉得可以开个口子,你在法院的实际操作过程当中,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你把它扩大到可以摘录,对相关的内容进行摘录。因为本身对于公司账簿的查询,你是也要有专门目的的,不是说对所有的账簿你都要查询,你要提出你的目的,你的理由,你要因为什么事情查验哪部分的东西,我才给你查,而不是说你泛泛的说,这实际上这个目的是不明确的。查阅方式来讲,最高法院在公司法司法解释四这本理解适用里面,他的观点是在执行过程当中可以适当的开口子,把它扩大到这个可以摘抄。这个观点呢在那本书的227页上。

问题三:《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十五条规定“股东未提交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请求公司分配利润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但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股东权利导致公司不分配利润,给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除外。”股东在投资协议或公司章程中事先确定利润分配条件及方案,比如约定“根据法律规定,依序缴纳税款,补亏,提取10%的法定公积金后,剩余利润在年度决算后1个月内按照持股比例全部分配给股东……”。股东可否依据这类事先约定的利润分配方案行使具体的利润分配请求权?

我主要讲几点。

一个呢就是对于15条的理解问题。我觉得呢14条15条实际上是一体的,它要表明一个意思就是如果是公司没有制订相应的执行分配方案的话,司法权就不应该介入。也就是说15条这个内容既包括了你没有向法院提供相应的分配方案的证据,也包括了你根本就没形成分配方案。

第二个呢,对于投资协议的问题。投资协议呢我认为,公司设立之后它其实对公司是不产生效力的。对发起人之间,如果是后面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情况下,你可以根据投资协议来确定各方的权利义务关系,但是你不能依据投资协议对公司产生相应的权利。

对于章程的问题呢,我觉得章程规定这个利润分配办法或者方案,这个是没有异议的。但是公司法是明确规定了股东会、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职权,公司的分配方案的制定权是在董事会,批准权是在股东会。一般上来理解就是认为公司法规定的这个股东会和董事会的职权是法定职权,是不能转让的,除非你特别的单项授权,司法上认为是可以,但是你不能概括性的授权给别人,那是应该你自己来行使,两会的权利是不能转让的。这种情况下,我就认为在章程当中约定这个方案是不能当然地付诸实施的,必须要经过相应的法律程序,也就是你要董事会制定这个分配的方案,然后由股东会进行批准。出现到这个问题当中情形怎么办呢,我觉得其实回到15条的但书就可以。因为这个约定本身是有效,你条件成就之后,如果是有相关的股东,你阻止这个条件成就,不制定不批准这个股权分配方案、分红方案的话,法院在受理这个案子的时候,可以先要求公司股东会作出相应的决议,如果它逾期不作出或拒绝作出的情况下,法院可以再依据章程的约定来作出迳性判决。

问题四:4.甲公司有ABCD四个股东,按章程,A以实物出资20%(已出资);B第一年出资10%(已出资),第三年出资30%;C第一年出资10%(已出资),第二年2月之前出资20%(未出资);D于第二年年底欲对外转让其10%的出资,现ABC都欲行使优先购买权。问应当按照什么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

我的观点主要还是出资比例是认缴还是实缴的问题。这个问题前段时间刚好有个人问过我,我也找来找去找了一些资料,结果应该讲最权威的观点,我只在一本书上找到,是人大法工委编的公司法的释义里面,它只是提到了一个说法,但没有具体的理由,他认为呢这里面的这个出资比例应当照认缴的出资比例来理解,它就只有这么一句话,我个人的是认可它这个说法的。主要理由是,一个呢我认为既然公司法已经规定了股东可以分期缴纳这个出资,对于这一项法定权利和章程约定的权利应当得到相应的尊重。第二个呢按照认缴的出资比例来承担责任和享有权利也和公司法的规定是一致的。因为公司法要求股东承担的责任,他是按照认缴的出资比例来承担责任的,如果是提前到期的话,你这个出资还是要缴进去的。

另外呢从公司控制权的角度来讲,如果你是按照实缴的比例来受让这个转让的股份的话,可能会对这个公司的控制权结构发生颠覆性的变化,因为可能你更加的时候设计好这个是大股东,但是他是分期的,这个缴纳的义务还没成就,你在他认缴的这个时间点到来之前,如果出现里面有一个相当有分量的一个股份要转让,你说按照实缴的比例大家来受让的话,可能里面那个大小股东这个结构会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所以从他们最初设立这个控制权结构的原意来讲,我也认为应该是按照认缴的这个投资比例来受让这个股权。

问题五:原则通过稿第三十四条“人民法院审理股东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提起诉讼的案件,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的,应提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通过调解协议的决议。有限责任公司未提交股东会决议的,全体股东应当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名、盖章或者向人民法院出具同意调解协议的书面意见。”但在正式稿中并没有相关规定,能否调解?

我说几个观点,我是认为调解肯定是可以的,调解是作为民事诉讼当事人的一项基本权利,是在民事诉讼法当中规定的。所以虽然是股东代表诉讼,但他作为案件的当事人和对方之间肯定是享有自愿调解的自由。

具体怎么调解,我觉得司法解释的草案当中也对这种特殊情形,它做了规定,就是你这个调解方案要取得股东会的同意,经过相应的表决程序或者是有限责任公司的全体股东在调解书上签字,这个方案呢我觉得是可行的。

至于刚才有律师讲到就是可能会损害公司债权人或者其他第三人的利益,实际上我觉得这个还是实际操作的问题,因为调解协议达成了,最后制作调解书的时候人民法院对调解书的这个合法性也是要进行审查的,不是说你当事人怎么说,他就一定马上就通过给你制作调解书,所以如果是法院操作谨慎的话,相对对于公司之外的这个债权人或者第三人来讲,这个利益损害也很难发生。

问题六:10.《公司法》第七十一条中的“同等条件”,一直以来就是实务界以及理论界争议的难点问题。该解释初步明确,法院在认定是否属于“同等条件”时,应当考虑转让股权的数量、价格、支付方式及期限等因素。实务中要确定“同等条件”实非易事,尤其是其中的“价格”或者说“对价”条款,实务中往往转让对价并不一定是金钱,比如可能是用某特殊古董来交换,还有比如用某套特定海景别墅来交易,甚至有时是某种蕴含特定情感的物品来交换,前两者还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后者根本无法用金钱衡量,假如股权出让方非得要求以此为对价,那么这些情况下的“同等条件”怎么定?

我觉得呢就是,原则上来讲“同等条件”只要是能够转化成现金价值的,都是可以的。至于对身份关系这种特殊情形是不是构成“同等条件”,最高法院在它的这个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的理解适用这本书当中呢它的观点是就没有定论,最后要到实践当中再去研究,到底行还是不行。我个人认为呢,这种条件的“同等条件”的适用呢应该有一定的前提,也就是说你股东在知悉转让条件的时候是同意对外转让的,这个“同等条件”就是应该适用的。如果是出让人通知转让的时候,他没有告诉你有相关的这一类型的“同等条件”的话,这个“同等条件”对于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股东是不应该适用的。

5月19日,在省律协公司委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研讨会上的即兴发言)

__.jpg

法眼看天下微信公众号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