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眼看天下
天气信息
小程序
法眼看天下公众号
全站搜索

当事人约定的工程款支付时间晚于工程竣工之日,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不应从工程竣工之日起计算

 二维码

当事人约定的工程款支付时间晚于工程竣工之日,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不应从工程竣工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

承包人主张行使优先权的六个月期限,是否均应从合同约定或者工程实际竣工之日起计算,实践中存在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规定明确了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六个月期限,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并没有规定此期限起算的例外情形。

另一种观点认为,虽然司法解释有规定,但不能因此认为,在具体案件中,不能采信其他的时间点作为优先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对该起算点的确定,不能违背法律规定优先权的立法目的。在当事人之间对工程竣工时间或者工程款支付时间等存在特别约定时,应当优先适用该约定,合理确定承包人行使优先权期限的起算点。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意见

第二种观点是正确的。

为了保障承包人的工程价款债权实现,《合同法》第286条明确规定了建设工程承包人对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而且并没有明确规定这一优先权的行使期限。为了督促承包人积极行使优先权,《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作了从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6个月的规定。对这一司法解释的理解和适用,应当以保障承包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立法目的为出发点,坚持遵循案件客观事实、尊重当事人特别约定的基本原则,而不能机械理解和适用上述司法解释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规定。

当事人约定的工程款支付时间晚于工程竣工之日,如果以工程竣工日期作为乙公司行使优先权期限的起算点,会出现付款期限尚未届至而优先权行使期限即已经届满的情况,机械适用解释规定,结论既荒谬又不公平。将会使法律通过优先权规定保护承包人工程价款受偿的立法目的落空,这样的司法导向,还可能暗示当事人可以通过如此约定,规避法律对优先权的强制规定,造成优先权法律制度走向名存实亡。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认为,在确定建设工程承包人优先权行使期限起算点时,应当充分尊重当事人之间的特殊约定,而不能机械适用司法解释规定的起算点。而且,无论怎样解释当事人之间的合同约定、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都不应得出优先权行使期限的起算,早于当事人之间约定的或者依照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确定的工程价款支付期限的结论,唯如此方能实现建设工程价款承包人优先受偿权的权能,确保立法目的不落空。此种情形下,通常应当充分尊重当事人之间的约定,从承包人可以向发包人实际主张工程款的时间,开始计算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行使期限。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